《禁地密码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vipgg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soxscc.com

第八十二章 一僧一道

作者:

池墨砚清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诡异生存游戏 尸命 盗墓手札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我有一座恐怖屋 盗墓:邪龙图腾 我的体内有只鬼 必须犯规的游戏 怪谈直播间 都市之最强聊天群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禁地密码 会员小说(www.soxscc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“咦,大师你快看,水里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诶,还真是,就是不知道还活没活着?阿光,你快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啊,下去啊?我师父说这条河里有水鬼,我……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还说镇上有化成美女勾引人的狐狸精呢,怎么不见你害怕?别啰嗦了,快下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朦胧间,我听到了这样一番对话,我的脑海一片空白,浑身的骨头就好像散了架一般,整个身体正被流水冲刷着。

    我很想睁开眼睛,但根本做不到,而且我刚刚复苏的这一点意识也在很快的散去,就在我再次失去意识之前,我感觉自己被人从水里拉了起来,同时听到那年轻的声音喊了一句:“大师,他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我最后听到的声音,随后便再度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串很长的梦,很纷乱,也很细碎,但这些细碎的梦境碎片里始终穿插有一道朦胧的身影,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过一直到梦境苏醒,我都没能看清人影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睁开眼后的十几秒内,我脑子里全是梦里的那道影子,也无法思考,就这么木然的盯着梁顶的瓦片,等反应过来后,我浑身一个激灵,猛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动作太猛,我的手撑到了床铺,顿时一阵火烧般的剧痛传进脑海,疼得我啊的叫了一声,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上裹着纱布,显然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惊疑间,我打量了一下四周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日式风格的木屋内,不由一阵疑惑。就在这时,木屋外响起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,由远及近,似乎有人正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的靠近,屋子的隔门被人拉开,一道声音率先传来了进来:“怎么了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,那人也走了进来,我方才看清对方的真实面目,这是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青年。

    他体格很壮硕,至少比我要壮上许多,浓眉大眼,面容看上去十分憨厚老实,但他骨碌乱转的眼睛却出卖了他,我对此人的第一印象就是:这是一个外表憨厚老实的人精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醒了?”看到我没事,他嘿嘿的笑了笑,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冲他礼貌的回了个笑容,然后问:“你好,请问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哦,这里是天官镇,两天前我们在附近的河里发现了你,当时你受了重伤,处于昏迷中,我就把你救回来了,对了,我叫阿光,你呢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这才想起昏迷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和道士在历经艰险,挨了无数雷劈后,终于抵达了葬谷的尽头,但在离开出口后,我们两个掉下了悬崖,落入了湍急的河水中,在水里的冲击下,我被河里的岩石撞到了头,然后晕了过去,之后的事情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回忆起之前的事情后,我立即感激的说道:“我叫张子逸,你也可以叫我记者,实在是太感谢了,要不是你救了我,我可能早被淹死了!”

    叫阿光的青年咧嘴一笑,拍了拍我的肩膀,一脸不在意的说道:“记者你太客气了,扶危济困,救死扶伤,这是我们修道之人的大愿,我师父常这样教导我,更何况兄台你也是同道之人,哪有见死不救之礼?”

    我非常惊讶,倒不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道士,而是他本身是道士,我于是问道:“阿光兄弟也是方外之人?”

    阿光摸了摸头,笑了笑,说道:“我是师傅捡来的,他还没正式收我为徒,不过我想我也算半个道士吧,嘿嘿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阿光这人十分健谈,他对我非常感兴趣,而我同样对自己身处的地方十分好奇,于是刚见面的两个人就好像相交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,足足聊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从阿光那,我大概知道了自己此刻的位置,葬谷尽头下的那条河流竟然把我冲出了神农架,冲到了湘西一个极其偏僻的地界,这两地之间相隔少说也有两百多公里。

    这听上去实在有些不可思议,我真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顺河漂流了这么远,而起还奇迹般的没有被淹死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阿光告诉我,他师傅于十年前带着他定居到了这,这里地处郊外,距离最近的小镇天官镇大约二十里地,一共只有两户人家在此居住,其中一户是他和他师傅,另外一户,就在他们对面,是一位独居的高僧。

    我一听,顿时有些乐了,一个和尚,一个道士,相对而居,这听上去怎么和一部非常经典的电影那么像呢?

    想着,我忍不住打趣的问了一句:“阿光,你师父该不会懂赶尸之术吧?”

    我这一问本就是突发奇想,并不是真想这么问,可谁成想阿光却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那是当然的,这方圆三百里内,谁不知道我师父的本事,他老人家的赶尸之术可是远近闻名的,那些达官贵人有活可都是找我师父,这不,师父半个月前刚刚接了个大活,估摸着能赚不少,算算时间,也差不多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颇为得意,我却惊得目瞪口呆,心说不会吧,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,难道电影里的桥段并非空穴来风?而是有根据的?

    可是这怎么可能呢?我虽然亲眼目睹过严无道赶尸,可那是在停留于一百多年前的古镇上,在如今的时代,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可能还存在呢?而且听阿光的意思,这赶尸的交易还是光明正大的,一点也不遮掩,要真是这样的话,恐怕新闻和报纸早就登得满天都是了。

    我虽然怀疑,可看阿光的样子又不像在吹牛,他表情里的那种自豪与得意绝对是发自内心的,不可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平复了一下心情,接着问:“阿光,我问你个事,你在救我的时候,有没有在附近发现其他人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?没有啊,就只有你一个,怎么?难道还有人和你一样落水了?”阿光满脸疑惑的问道。400小说 www.400xiaoshuo.com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跟他说我确实还有一个朋友也掉进了水里,只是不知道他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,想请你帮忙在附近找找。

    阿光一听,当即拍了拍胸脯,说没问题,这是小事,然后又问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?

    事关先苗秘寨和葬山,我不便透露,只说我们外出游玩的时候不小心跌落河中,被河水一路冲刷,方才到了这。

    我说完后,阿光却颇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我心说不会吧,难道他听出我是在撒谎了?

    我正想解释,他却咧嘴一笑,拍了拍我,让我好好休息,找人的事就包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说完,他拉起房门,离开了。

    阿光走后,我也没心思继续睡觉,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我着实没有想到,葬谷尽头通向悬崖,这一点巫女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呢?

    是她不知道,还是她故意的?

    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,那就是在和我们分别之前,巫女特意叮嘱我必须穿越葬谷,对于此点,我想不出这有什么必要性,除了雷电多一些,更加危险一些外,葬谷的后半段完全没对我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疑点让我不得不怀疑巫女的居心,同时也有些担心起还留在苗寨的医生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已经出来了,万一一直在里面等下去,我又没法在没有指向的情况下重新回去,那这事可就有些操蛋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担忧外,道士的下落也让我颇为挂心,穿过葬谷的时候,他的情况还不如我,掉进河里后,肯定也是凶多吉少,万一他没有我这么好运气,我真就要内疚一辈子。

    越想,心情越发烦躁,休息是不可能了,我稍微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,发现基本都已经愈合了,看来是我的自愈能力起了作用,唯独右臂上的情况不太乐观,看来右臂的伤还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会蠢到去拆掉纱布,我身上的衣服早在漂流中被礁石划得破烂,比乞丐还要不如,不过阿光已经在床头准备好了一套衣服,我将之换上,发现这衣服有些复古,像是改良后的清末民服,非常有特色,我穿上后感觉还颇有些味道。

    这种衣服我曾经看到过家里的长辈穿过,一般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这种风格,看来阿光给我的是他师傅的衣服。

    换上了衣服,我拉开房门走了走来,外面是客厅,其内装潢非常简单,几把藤椅,一张木桌,一台香案,一方供桌,供桌上供奉着三尊神像,我分不清这些神像,也不知道这供奉的是哪几尊神,随便看了看后,径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后,我才发现阿光说的镇郊其实根本就是荒山野岭,三面环山,两栋木屋孤零零的矗立在一座山口的平原上,放眼望去,方圆数十里内廖无人烟,十分的荒凉。

    我站在外面,四处眺望,忽然感觉眼前的画面非常熟悉,这分明就是梦里看到的那个鸟语花香的山口平原啊,还有平原上的两座木屋……

    我的天呐,原来那个山口并不是葬谷的入口,而是眼前的这个山口,梦里的画面碎片都变成了现实,难道那些碎片都是预言,而我现在正在逐一经历碎片中场景?

    我完全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莫非这世界上真有先知一说?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满面疑虑,可是有所困惑?”

    正当我思考之际,一声佛号突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,将我从沉思中惊醒。

    我忙抬头一看,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僧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我近前,他穿着一身土色旧僧衣,手持念珠,白眉细长,浑身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禅韵之味,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同样的感觉,我曾在茅山的玉清和玉虚真人身上感受过,但眼前这名老僧的气度比他们还要高深一些,显然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。

    我双手合十,向老僧回了一个礼,然后说道:“大师慧眼如炬,我确实遇上了一些困惑,对了,还得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淡淡一笑,开口言道:“非也,救施主的乃是阿光而非老衲,施主莫要谢错了对象,这个中因果,老衲可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听了老僧的话,我不由心中犯起了嘀咕,心说这老和尚看上去高深莫测,一派高人的样子,怎么说起话来云山雾罩的,连因果都扯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既不受,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换了个话题问道:“大师,阿光也没和我介绍您,不知道您老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衲法号圆通,名讳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,叫什么,都一样,施主大可随心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差点没笑喷出来,心说这老和尚该不会是故意的吧?知道有个圆通,他就法号圆通,这都什么事嘛?

    我忍住笑意,礼貌的做了自我介绍,不知道为什么,这圆通老和尚和阿光一样也对我非常感兴趣,不过出家人可能不喜欢当面追问人家隐私,于是他只是在和我的交谈中隐晦的表达出对我的来历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可能和他说真话,虽然对出家人撒谎有些不地道,可事关葬山和苗寨,而我又根本不了解这老和尚的来历,于是便把和阿光说的那些又和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和尚听后,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,只是含笑看了我一眼,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阿光从房子后面的芦苇荡里钻了出来,看见我和圆通老和尚站在一起,他顿时有些愣神,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,走到我们边上,气喘吁吁的对我说道:“记者兄弟,上游我已经找出去十里地了,再往里就不可能有人了,待会我再去下游看看,下游通到镇上,说不定你那位朋友早被人救下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累得满头大汗,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,便和他说待会我和他一起去,圆通大师在听了事情经过后,也表示同我们一起去寻找。

禁地密码最新章节地址:http://www.soxscc.com/book/JinDiMiMa.html

禁地密码全文阅读地址:http://www.soxscc.com/JinDiMiMa/

禁地密码txt下载地址:http://www.soxscc.com/txt/JinDiMiMa.html

禁地密码手机阅读:http://m.soxscc.com/JinDiMiMa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八十二章 一僧一道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禁地密码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oxscc.com)

上一章:第八十一章 葬谷尽头 禁地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最新章节列表